【人民网】不再论资排辈 上海交大医学院破格晋升让年轻人“撸起袖子加油干”
2017-01-04浏览(274来源:人民网 
 撰稿:唐小丽 韩庆
 摄影:

  人民网1月3日电(唐小丽)近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重启“破格晋升”制度,引起了广泛关注。据悉,在刚结束不久的破格晋升中,共有53位教师提出破格申请,最终分别有11位和29位通过两轮评审破格成为正高、副高。

  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为了补缺人才的多年断层,上海交大医学院曾开启破格晋升的“闸门”。据统计,仅1998-2004年,就有123人破格晋升,超半数者后来成为国家杰出贡献者、国内外的院士、长江学者以及“973”首席科学家等。

  但从2004年以后,这套制度就停止了。如今重启这套制度,也是为了推倒校园内的“资历围墙”,让更多优秀的年轻人跳出来,放心大胆“撸起袖子加油干”。

  1985年出生的朱鹤,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干细胞中心副研究员,她是这次参加破格正高申报人员中最年轻的一位。朱鹤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之后赴美国于加州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留校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2012年回国在仁济医院工作。

仁济医院干细胞中心副研究员朱鹤

  对于此次能够破格晋升,朱鹤表示,感到了学校和医院对自己工作和自身发展的重视,“医学院出台这样的晋升政策,极大地激发了我和其他青年科研人员的工作热情,让我们看到年龄资历不再是主要的考核标准之一,只要年轻人有科研创新思想、研究能力和好的学术成果,价值就能很快得到认同和体现。另一方面,高级职称对我们的实际工作有很大的帮助,因为正高职称是博士生导师申请的先决条件,只有获得晋升,我才能招收博士和博士后,才能组织团队进行科学实验。除此之外,高级职称也有助于很多人才项目和国家级课题的申报。”

  对于同为80后的曹亚南来说,这次破格晋升,或许更为难得。与朱鹤不同,曹亚南毕业于上海交大医学院“4+4”临床医学八年制,毕业后一直在瑞金医院工作,完全是在交大医学院和瑞金医院培养下成长起来的。曹亚南在博士期间就从事内分泌肿瘤研究,2014年研究成果在《科学》杂志发表,当年就被“破格”晋升为副高。两年后,再次破格晋升为正高。

曹亚南在参加破格申报正高的评审答辩

  曹亚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医学领域的人才培养和成长需要很长的周期,上海交大医学院破格晋升制度的设立,为在临床和医学科研战线上奋斗的年轻人提供了宝贵的机遇,搭建了更好的平台,也提出了更高的目标。

  为何要“破”?上海交大医学院院长陈国强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原因:“按照今天的制度,博士毕业10年还做不到副高,做了副高以后还要等15年才能做正高,头发都白了,什么激情都没有了,年轻人还怎么去发展。”

  陈国强30岁读博,1996年6月33岁时博士毕业,7月参加工作,当年12月就在当时二医大的破格晋升制度下公开“打擂”,成为副研究员。两年多后的1999年3月,再次“攻擂”,破格成为研究员。陈国强院长坦言,自己是破格机制的受益者,正是有了这套破格机制,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读博期间,我就跳过中级职称破格到副高,这直接给我节省了5年时间,并为此争取到很多有分量的人才项目。人生的创新黄金期,能有几个5年?!”一名享受过交大医学院破格晋升的教授感慨地告诉记者。

  曹亚南表示,破格晋升为年轻人装上了加速器,让他们更早登上了新的台阶,但高级职称不是一个光环,而是一个承诺。“在今后的工作中,要继续‘撸起袖子加油干’,不忘初心,勇于创新,踏踏实实继续攀高峰。”

  原文链接:http://sh.people.com.cn/n2/2017/0103/c134768-29547582.html?from=groupmessage&winzoom=1

 

 

学院快讯

科研动态

菁菁校园

媒体聚焦

欢迎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闻网! 我要投稿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