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毕业季,让我们一起倾听这些温暖的学医故事,一起期待新一批值得信赖的好医生
2017-07-18浏览(198来源:健康报 
 撰稿:胡德荣 杨静
 摄影: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一个小巧精致的校园。到了毕业季,这里随处可见身穿赭彤红博士服、天空蓝硕士服和闪亮黑学士服的毕业生们,他们或驻足在思南路梧桐树下,或漫步在老红楼旁,或徜徉在喷水池畔,合影留念,依依话别。与此同时,他们也为母校、为学弟学妹们留下了一个个温暖的学医故事……

  “我要以怎样的方式与世界温暖相拥”

  “上了大学,参加了各种社团,接触了不同的人,我才逐渐开始思考,我究竟要以怎样的方式与这个世界温暖相拥?”2009级临床医学八年制毕业生陈雪吟说,自己正是带着这样的思考,开始了大学时代的公益之路。“第一次做志愿者让我感受到了被需要的快乐;从开始被其他人科普‘无偿献血’到加入志愿者队伍向身边的人介绍‘无偿献血’,到后来形成定期献血的习惯,再到后来加入中华骨髓库,在每一步的转变中,我收获了属于自己的‘满足感’。”

  本科学习结束后,陈雪吟选择“麻醉学”作为后阶段的专业方向,有幸成为了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王祥瑞老师的学生。在她看来,在手术室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学到的不只是“知识与技术”,还有对生命的“敬畏”。之后,陈雪吟开始往科普上发力。尤其是在参加科普征文获奖以后,她发现“其实利用公众平台去做科普工作能使更多人获益”。

  “我的家在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附近,虽然家中没有任何人从医,但是每天看着从窗外经过的一位位潜心苦读的医学生们,以及一辆辆呼啸而过的急救车,想象着那些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们,小小的我就在心中埋下了学医的种子。”2012级临床医学五年制毕业的徐森琳说,“5年前,拿到高考成绩的我义无反顾地在5个平行志愿上都填上了医学院校的名字,梦想照进现实,我来到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

  大学5年里,徐森琳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进入临床后,面对那些每天都在和疾病殊死搏斗的患者,徐森琳发现,即使现代医学在飞速发展,但也不可能攻克所有疾病,很多疾病的治疗手段仍是非常有限的。为此,他进入了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转化医学研究所,致力于基础医学的研究,以期为更多的患者提供临床疾病的治疗机会。之后,他又申请了美国的Ph.D,选择将肿瘤作为自己未来攻克的方向,并最终接受了位于美国加州的City of Hope National Medical Center(希望之城肿瘤研究中心)的全奖offer。“这又将是一段全新的充满未知和挑战的路程……这个夏天我要跟着梦想再次出发!”徐森琳信心满满地说。

  3年前,临床医学8年制学生孔令璁成为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心内科何奔教授麾下的一名“女弟子”。当时,总有人对她感叹,“小姑娘做心内科,太累啦”。的确,进入临床后,在强度高、风险大的心内科监护室工作,孔令璁感受到了这份累。“面对急性心肌梗死的患者,不能有一丝怠慢,不能有一刻犹豫,因为,‘时间就是心肌,时间就是生命’。有时候刚刚将一名患者送入手术室,下一位患者又接踵而来,顾不上吃饭和喝水,一路小跑又要开始新一轮战斗。到了深夜,刚刚处理完东边1号床病人的胸闷胸痛,西边7号床病人出现心跳呼吸骤停,高强度的心肺复苏即刻上演,和死神的殊死搏斗也拉开序幕……但有时惊心动魄的抢救之后,仍是回天乏力。我曾无比迷茫,我们的付出,难道是没有意义的吗?”孔令璁感慨道,看完诸如《急诊室的故事》以及《人间世》之类的现象级纪录片,她才“重拾信心”。

  “新模式的探索让我更独特地成长”

  “从2008年和着北京奥运的余韵走进这个校门,到2017年终于顺利穿上博士袍,整整9年,两届世界杯、两届奥运会,NBA全明星都换了一茬,好在还是赶在发际线继续向上发展之前毕业了……”回忆大学时光,2008级临床医学八年制(法文班)的杨溢说,“只能用‘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来形容了”。

  大一每周20节的法文课差点让人怀疑进的不是医学系而是法语系,本科基础学习阶段(大一至大四)总共修了80余门课程,这样的学习进度对一般的同学而言已经是颇有压力,杨溢还在这其间给自己增码了一个法国科研型硕士项目——在国内完成第一阶段学习后,领着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及法兰西医学院提供的全额奖学金,赴法国攻读了生物医学工程(生物材料学)专业的硕士。

  驱使着他不懈努力的是9年前的梦想:“白袍、无影灯、手术刀,我向往成为一个被患者信赖的、饱满的、全面的医生。”

  2015年,通过笔试及法国面试官的考核,杨溢获得赴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附属医院心血管外科担任外籍住院医师的机会。“在法国期间我不仅学习到了先进的医学理念,也提升了自己的专业水平及手术技能。一年内,我总计参加了200余例心脏手术,平均每个月完成2~3次值班,4~5次备班。并以主刀身份完成了2例心脏手术(主动脉瓣置换术)。”从18岁到27岁,9年的勤学苦练,杨溢已然成长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外科医生。

  “回想起初入医学院时如一张画布,如今这张画布上已涂画了人体的构造、系统的功能、细胞的形态、分子的涌动……”2012级临床医学五年制(英文班)的孙乐在毕业之际如此感慨。

  作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首届英文班的学生,孙乐感受到的既有光环也有压力。5年的医学生生涯,他在这种压力下的学习中不断成长:全英文教学与考试的挑战,推动着他打下了扎实的通用和专业英文基础;悉尼大学医学院暑期游学、渥太华大学医学院暑期课程等学习平台也在很大程度上拓宽了他的国际视野。

  在对基础与临床医学有了较为全面的认识后,孙乐把兴趣点聚焦在了目前人类依旧知之甚少的神经科学上,希望能够通过脑科学的基础研究对脑疾病的诊疗、类脑智能的发展有更多的认知。因此在本科毕业后,他选择了到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大学刚刚成立的未来技术学院深造,并顺利通过保研面试。

  “感恩母校,过去的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给我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感恩英文班,新型教育模式的探索让我能够以更独特的方式成长……”毕业前夕,孙乐颇为感慨。

  “不负光阴,为此付出,我甘之如饴”

  “2011年,因为觉得口腔外科挑战大,自己也更感兴趣,我选择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跟随导师——口腔颌面外科专家张志愿教授求学。”2014级博士研究生毕业的刘术利说。

  立志于“要成为导师那样能够帮助更多病人解决问题的人”的他,在6年的硕博连读中,不再只是努力掌握好临床技术,而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对发病机制、治疗靶点等研究上。“也许在有些人眼中,我的研究生生活过于枯燥,基本每天就是宿舍-医院-实验室这样三点一线,甚至有时手术结束已是深夜,我还依然要赶到实验室,因为培养中的细胞不等人。一手柳叶刀,一手移液枪,不负光阴,为此付出,我甘之如饴。”刘术利感叹道。

  累计参与500余台手术,参与了6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的研究,以第一作者发表SCI论文6篇,总影响因子达23分……回顾研究生阶段的收获,刘术利表示:“成绩永远只属于过去。走出校门,我即将开始两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在此期间我也不会放弃对科研工作的坚持。”

  同为2014级硕士研究生的周莉、王頔,在即将毕业、进入医院开始规培生活时,列出了他们的新“五年计划”——做一个好医生、组一个甜蜜的小家庭。

  这对小情侣曾就读于同一个高中,而后成为南京医科大学的同窗,并一起考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他们犹记得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学年开学典礼时演出的一场话剧《清贫的牡丹》。这是根据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王振义院士的故事演绎的话剧,不仅讲述了王振义的大师风范和“牡丹精神”,也展示了王振义与人生伴侣谢竞雄“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人生理想。特别是上世纪40年代王振义与谢竞雄在思南路梧桐树下漫步的场景,给周莉、王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能够一起走进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课堂,能够顺利完成三年的学业,我们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圆满达成!”王頔自豪地说。对于接下来的“五年计划”,他们也是信心满满,“前面还会有很多预想之中和意料之外的波折与考验,但我们在一起,就一定能走过去!”

  “拍过了那么多合照,只想说:白袍,永远是我们最好的情侣装!”周莉和王頔异口同声地说。

 

  点击阅读原文

 

 

学院快讯

科研动态

菁菁校园

媒体聚焦

欢迎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闻网! 我要投稿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