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上海—喀什—泽普三地连线救活孩子,上海医疗队首创组团式医疗援疆模式
2017-08-10浏览(23来源:文汇报 
 撰稿:唐闻佳
 摄影:唐闻佳


  上海交大医学院专家义诊团成员、瑞金医院周伟医生在喀什二院示教超声引导下的甲状腺穿刺

  阿布和他那颗在薄薄皮肤下跳动的小心脏有救了!日前,借助一根网线,6岁的阿布在家乡的诊室与千里之外的医生们“面对面”———泽普、喀什、上海的医生“三地连线会诊”,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刘锦纷教授和张海波教授会诊后“拍板”,“我们能治好这孩子!”昨天,靠着用先进材料3D打印出的新“胸骨”,阿布康复出院。

  6岁阿布赢得的“一线生机”,靠的是上海援疆医疗的七年耕耘。

  今年是上海新一轮对口援疆工作的第八个年头,上海对口援疆是全方位的,涉及产业、教育、卫生、文化、科技等多方面,当地人拉着文汇记者说,医疗援疆是老百姓感受度最高的。上海首创的“组团式”医疗援疆模式于2015年受到中组部等四部委肯定,推向全国。记者近日跟随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专家义诊团走进喀什发现,“组团式”援疆的内涵还在不断丰富着。

  七年援疆,靠的是上海整个“大后方”鼎力支持

  出生起,阿布的心脏就像挂饰般吊在胸前,当地医生判断他“活不过两岁”,结果阿布顽强地活到了6岁。不久前,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派到喀什二院的援疆医生张磊接到这个从泽普转来的病例。“国内有报道的才十例。”面对这个罕见的心脏外置畸形复杂先心病,张磊对治疗犯了难。

  能否组织一次“泽普县—喀什市—上海市”的三地连线,让顶级专家下沉到县一级医院诊治危重患儿?张磊想到了大后方——国家儿童医学中心(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新建了省际医联体远程会诊系统,他所在的喀什二院是南疆新型医联体互联网远程医学中心。就这样,上海—喀什—泽普三地医疗一线牵。

  “正是这一新型远程医联体,为孩子真正赢得了‘一线生机’。”张磊说到。

  喀什二院的南疆新型医联体互联网远程医学中心,还帮助了很多偏远患者。这是一个五级网络,覆盖整个喀什地区,向下连到村卫生室,向上连到上海瑞金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等三甲医院。这个平台取名“白玉兰”,以纪念上海设计、出资并建设了它。

  援疆七年,上海医疗援疆工作创举很多,“组团式”经验是绕不开的。

  “组团式是相对分散式而言,针对过去工作中存在的目标不够集中、资源缺乏整合、前后不够连贯等,我们主动调整工作模式。”第九批上海援疆医疗队队长、喀什二院副院长崔勇告诉记者,“组团式”包括人才选派、设施投入、医疗服务等多方面。一项上海援疆医疗工作,背后有上海各级政府、医院、医学院校、科研机构等鼎力支持。

  比如,喀什二院的七个临床医学中心和一个实验研究中心的建设就得到上海中山医院、华山医院、瑞金医院、仁济医院等八家三甲医院的帮扶。在上海市科协支持下,今年5月,南疆地区首个院士专家工作站在喀什二院成立,首批引进周良辅、戴尅戎、葛均波、张志愿4位院士和14名专家,对接喀什二院的临床、科研、人才培养,进一步拓展援疆的内涵。

  病人留下了,南疆还首次迎来外国实习医生

  喀什二院是上海卫生援疆的重点建设单位,2010年起,上海已派出113名中长期干部人才。这群上海人用技术、热情服务当地,也在当地人心中获得了好口碑。而喀什二院,在当地人看来,实现了一年一个跨越,是响当当的“上海节奏,喀什速度”!

  “2009年,我们的年门急诊量不足8万人次,2016年已超过38万人次;2009年的年手术量不到7000人次,目前是2.3万人次。”喀什二院院长唐献江说,这些数字背后是老百姓实实在在的获益。

  五年来,喀什二院开展新诊疗技术、新应用项目250余项,填补了南疆乃至整个新疆的多项空白。前年,喀什二院顺利通过三级甲等医院评审;去年,通过国家卫计委电子病历应用等级六级评审;今年,成为ISO15189国际标准认可单位,标志着临床检验结果获得国际认可……

  这座正在崛起的南疆医学高地,吸引的不仅是病人“回流”。在喀什二院肾病科工作的娜孜亚·斯加克,从新疆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后,没有留在乌鲁木齐,而是选择回到家乡。“我想跟着上海医生学习,更好地为家乡人服务。”斯加克说。

  去年,喀什二院还迎来了五名巴基斯坦医学生实习。这是南疆地区首次来了外国实习医生。“以前病人留不住,现在我们好多学科一下子跑到了全疆第一,病人不再需要往乌鲁木齐甚至更远的地方看病了,我们还留住了人才,引来了外国病人、医学生,这是上海带给我们的新气象。”喀什二院党委书记阿布都克尤木·塞麦提对记者说。

  “柔性援疆”,不断深化“组团”内涵

  如今当地老百姓都夸赞,位于喀什健康路的喀什二院是“上海的医院”“值得信赖的医院”。援疆的300多个日夜,也让不少上海医生把喀什当作“第二故乡”。

  上海第六人民医院骨科医生彭晓春援疆已近半年,他说自己常常“算日子”不是盼着回家,而是算自己还有多少时间,“援疆一年半,时间真的很有限,我要让徒弟学到真正需要的东西。”彭晓春正要带徒弟开展保膝等一系列手术,这在南疆是史无前例的。

  入疆的上海医生们都有一个紧迫感:如何真正帮助当地提升。

  “卫生援疆中至关重要的是技术援疆和理念援疆相结合,否则就可能造成援疆专家走了,新技术也走了,病人也走了的现象。”崔勇说。为此,上海正不断深化“组团”的内涵。

  此次上海交大医学院专家义诊团里,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的危重抢救课、仁济医院消化科医生李晓波的消化道早癌内镜诊断和治疗演示、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刘锦纷教授的带教查房,无不引来科室医生们的围观。这其实是在援疆医疗队的基础上,根据当地实际需要,上海后方不断派出专家组入疆,形成的“柔性援疆”模式。

  借助喀什新型医联体远程会诊平台,上海医疗队还组团对莎车、泽普、叶城、巴楚县人民医院开展帮扶,形成“大组团”带动“小组团”,努力实现“疾病早发现、小病不出乡、大病不出县,疑难病不出地区”的目标。

  “医疗‘组团式’援疆是一项创新,没有先例可循。”崔勇说,希望上海医疗队让当地的收获超越“一线生机”,希望终有一天病人不再奔波,在当地就可以解决大多数的健康问题。

 

  原文链接

 

 

学院快讯

科研动态

菁菁校园

媒体聚焦

欢迎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闻网! 我要投稿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