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报·头版】入学季师生共演生动“思政课”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清贫的牡丹》演出医学信仰与共鸣
2017-09-12浏览(119来源:青年报 
 撰稿:刘昕璐
 摄影:

  昨天下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原创大师剧《清贫的牡丹》以师生版的形式为2017级入学新生上演。“开学看大师剧,思想得引领”,同学们都说,通过这么生动形象的方式了解了医学前辈王振义院士的故事,特别是能和王振义院士共同观看,更是感觉到了榜样的可亲可敬可学。

  “思政课”也可以在舞台上演

  多年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一直非常重视以生动感人的形式对医学生进行理想信念教育。“思政课”不只在课堂上讲,也可以在舞台上演。《清贫的牡丹》自2012年排演以来,每年都会在入学季为新生演出,对于医学生坚定从医信念、走好医学之路,起到了润物无声的效果。

  《清贫的牡丹》以王振义院士为原型,将他70年从医生涯的奋斗历程和感人故事搬上戏剧舞台,讲述了一位仁医为病人健康而奋斗的执着和坚定。

  2012年,《清贫的牡丹》首次登上舞台,当即震撼了师生校友。2014年11月18日,作为由市教卫工作党委、市教委扶持的上海首场校园原创“大师剧”,《清贫的牡丹》受到各高校千余名师生的好评。这些年来,这部话剧作为持续保留下来的舞台剧,每年都会由医学院学生剧团演出,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生入学的舞台上演,成为新生入学教育的重要一环、思政教育的生动一课,也成为多年来传承医学院“博极医源,精勤不倦”精神的重要形式。

  剧中,王振义与人生伴侣谢竞雄在震旦校园谈论人生理想,“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在瑞金医院血液科病房中,他目睹一个个年轻的生命死于急性白血病,愈发坚定了自己钻研医学、救死扶伤的信念;在贫困的山村中他苦中作乐,潜心研究中药,救治村民,更意识到了中西医结合的重要性;在狭小的实验室里,他与自己的学生和同事一道,苦苦求索7年,终于探索出了采用诱导分化剂——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新路。

  王振义院士对妻子的深情,对病人的负责到底,对科研的坚持不懈,对医学事业的执着奉献,一次次赢得观众热烈的掌声。话剧最后,剧中人物齐诵医学生誓词:“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铮铮誓言令人动容,引起现场强烈的共鸣。

  医护教工和学生共同参演

  为进一步凸显典型人物的引导作用,进一步弘扬师德师风的正能量,此次,医学院党委宣传部对《清贫的牡丹》进行了新一轮打造和排演。今年3月牡丹剧社宣告成立,从医学院、附属医学招募组建了包括47名医护教工和17名学生的演职人员队伍。

  临床医生、一线教师、辅导员、医学生,他们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王振义院士的“粉丝”,也都是热爱舞台的话剧迷。大家被其精神所感召,倾情演绎大医精诚的故事。

  剧中王振义的扮演者、思政教师、上海市卫生计生行业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芦昊说,有两个职业被冠以“德”,教师的师德和医生的医德。希望通过该剧能够让广大医学生坚定学医的理想信念。

  导演雷国华说:“牡丹出生富贵,可以大红大紫,享受荣华;而我们的牡丹恬淡清雅,清贫是自愿选择的,只有自愿选择甘于清贫,才是真正的志向。我们需要呼唤时代的正能量,呼唤那些被浮躁所淹没、沉睡于我们心中的人性的光辉。”

  昨天下午到场观看的王振义院士寄语医学生,希望同学们不忘学医初衷,坚持正确的目的和方向,始终秉承奉献和牺牲精神,以为人类的健康和生命而不懈努力作为人生的目的和乐趣;珍惜大好时代所给予的环境和条件,勤奋学习,刻苦钻研;不断培养职业品格、高尚医德,树立理想信念和人生信仰;现在以“学习取得好成绩”、将来以“为病人看好病”作为最大的人生价值、乐趣和享受;正确处理家庭、父母、恋爱等各种矛盾与问题,切勿因一时的成绩或失败动摇意志,长期努力,坚持不懈,不断激励鞭策自己勇攀医学高峰,积淀人生厚度,实现自我价值。

  [幕后]

  始于崇敬,经于感动,终于信仰

  有人8年后重新高考 有人放弃读慕尼黑大学

  甘肃定西考生张坤淇昨天披上白袍认真宣誓,他正式成为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八年制的一名学生,这距离他上一次参加高考已隔了整整8年。今年,以他全省143名的排名,除了北大、清华本部,几乎国内所有院校专业都可以任意挑了,而他却选择了读医。记者了解到,始于崇敬,经于感动,终于信仰,总有一群心怀理想的高分“学霸”毅然投身医学院之门。

  “迟到”八年再选择 “人走错了路,要勇敢跑回来”

  交大医学院教务处处长邵莉说,在本市新高考背景下,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今年的招生录取工作顺利完成,从录取结果来看越来越多优秀高中生乐于从医,特别是作为交大医学院全国排名前列的临床医学和口腔医学专业,录取分数线呈现攀升的局面。

  医学院今年在沪招生的本科批次临床八年制本博连读专业的最低录取分数,比全市本科自主招生控分线高了65分,达566分,为历年最高,往年则一般比一本线高50分左右。

  同时,综合评价批次在计划数增加的情况下入围分数线也达到560分。同样从医学院在全国各省市的录取线分数线来看,往年录取分数线在一本线上50分左右的江苏省,今年也高出一本线68分。其他80%省份录取线都高出当地一本线的150分以上,例如:福建、四川、内蒙古等。

  其中,1992年出生的张坤淇算是一名特殊考生。他曾考取华中科技大学信息安全专业,后从事过一段时间游戏开发工作,时隔8年重新高考,他选择了能够对社会更有用的医学专业。

  “医学院的学生报到第一天就得抱着标本睡一晚来练胆。”同是医生的叔叔当时一句玩笑话让张坤淇在8年前放弃了一所北方医学院的志愿。张坤淇坦言,当时挺懵懂的,于是就选了自己一向喜欢的计算机。后来,他在广州、上海打拼,从事游戏开发工作,但却无法换来安心,他开始反思生活的意义。受到同是教师父母的影响,张坤淇在2016年决定重新高考。

  采访中,张坤淇反复地说,“人走错了路,总不能继续错下去,要勇敢跑回来才对。”经过高三补习班的回炉,张坤淇考出了比8年前更高的分数,总分643分。

  医学生的路并不好走,张坤淇依然觉得值!“我的选择要让将来的职业对自己和对社会都有意义。”

  大病初愈立誓 “我会以医者的身份回来”

  上海中学毕业生贾文清如今是2017级临床医学八年制学生,一路名校学习的学霸独独钟情于医学专业。

  贾文清说,生命就是这样脆弱,而生命的危机和转机也在转眼之间;危机与转机,就是生死线,而医生的生活,就是踏在这条线上。这是电视剧《医者仁心》中的一句旁白,也是这句话,让年幼的她守着电视初次窥见医生的生活。孩童的崇拜很单纯,但那一场场揪心的手术、镇定却麻利的缝合、手术成功如同凯旋的场景到如今也能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

  高一暑假一次肺炎住院,使贾文清真正近距离接触了医院。连续十天四十摄氏度反复高烧,屡次检查却仍查不出的病因,那种痛苦、焦灼与无助如今想起依旧如履薄冰。住院期间瑞金医院呼吸科的医生一直密切关注着她的病情,尽管棘手却不断积极尝试、完善医嘱,甚至周末也特地过来查看。每当她有所好转,医生护士眼中流露的欣慰深深触动她。

  一个月后,当贾文清健康地离开瑞金医院时,她已暗自下定决心,“终有一日我会回来,以一名医者的身份。”

  始于崇敬,经于感动,终于信仰,这就是贾文清站在这里的理由。

  青年报记者了解到,还有许多学霸医学生也对医学情有独钟。比如,毕业于上外附中的龙一婧录取为2017级临床医学五年制英文班,高中毕业时,同时获得了慕尼黑大学生物化学专业offer,经过抉择,她还是想要从医,坚定走上了医学学习道路。2017级临床医学五年制吴缘凯则是数代医学情缘,外祖父为二医毕业,太外祖父为震旦大学毕业,他坦言,受到家庭影响而对医学有了坚定的信念。

 

  原文链接:http://app.why.com.cn/epaper/webphone/qnb/html/2017-09/12/node_6.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学院快讯

科研动态

菁菁校园

媒体聚焦

欢迎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闻网! 我要投稿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