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教育】开学季丨他为何放弃过万月薪,时隔8年后重新高考,还选择了hard模式的医学……
2017-09-12浏览(78来源:第一教育 
 撰稿:欣驰
 摄影:叶佳琪

  张坤淇终于如愿以偿披上了白袍认真宣誓,他正式成为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八年制的一名学生,这距离他上一次参加高考已过去整整8年。

  昨天,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迎来一批新生,在今年入学的本科新生中,1992年出生的张坤淇有些特殊,25岁的他比身边的同学年长6、7岁。时隔8年他再次高考,重新出发,成为一名医学新生。

  “再来一次高考,而且还是学医,这得有多大的勇气和毅力!”有网友如此感慨。

  他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昨天,小编见到了张坤淇,听他讲述了他的曲折经历和心中所想。

  8年后,张坤淇选择重新出发,圆心中的医学梦 (学校供图)

  

  “走错了路,要勇敢回来才对!”

  张坤淇第一次考大学是在2009年。“当时其实是有报考医学院的想法的。” 张坤淇告诉小编。不过,同是医生的叔叔当时一句玩笑话让他打了退堂鼓,“他告诉我,医学院的学生报到第一天就得抱着标本睡一晚来练胆。”就在玩笑之下,张坤淇放弃了一所北方医学院的志愿,转而选择了华中科技大学的信息安全专业。

  大学期间,张坤淇的经历可谓丰富,他迷上了游戏开发,甚至放弃学业,自行闯荡社会。大四那年,他找了一家游戏公司实习上班,当上了游戏测试玩家。随后,他又来到上海打拼,入职一家游戏公司,成了一名产品经理。

  来到了大城市,拿着一份每月过万,在同龄人中还算过得去的薪水,但张坤淇始终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兜兜转转之间,张坤淇始终对未来倍感迷茫。

  “工作很辛苦,常常熬夜,半夜去吃夜宵。” 张坤淇说,他的同事中,一些人年纪轻轻却落下了一身职业病,“看着他们的今天,就好像看到我的未来。”在他看来,更为关键的是,他无法从这份职业中找到一种获得感。

  2016年1月,张坤淇毅然辞去工作。他尝试回老家甘肃创业。张坤淇开了一家专注经营游戏的网店。创业的日子也充满了艰辛,每天从上午9点忙到第二天凌晨2点,日复一日,他付出了艰辛,却没有尝到创业成功的喜悦。网店的生意始终没有起色,张坤淇的状态也变得越来越差。

  “是时候,给自己的生活换个轨道了!”张坤淇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重新高考!“人走错了路,总不能继续错下去,要勇敢跑回来才对。”张坤淇说。他的这一想法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

  背水一战,他考出了比8年前更高的分数

  人生从何时重新出发都不算太晚。

  下定决心后,在社会上闯荡了一圈的张坤淇回到补习班的课堂。重新来过,对任何一个离开学校8年的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原来张坤淇读书时的强项是数学,当他重回课堂,发现教材和知识点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八年后,数学反而成了他的弱项

  不过,张坤淇没有服输,为了自己的重新出发,他全身心进入到备考中。今年的高考,张坤淇拿出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他甚至考出了比8年前更高的分数,总分643分,位列甘肃省理科第143名。

  按照这一成绩,除了北大、清华本部,几乎国内所有院校专业都可以任他挑,但他这次选择很坚决:读医科。

  这次,当年和他开玩笑的叔叔为他提供了很实用的建议,“要从医,学校很重要,学历也很重要。”在与几所知名医学院校沟通后,他最终选择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八年制临床医学专业。

  选择来源于对医学的信心

  张坤淇坦言自己是个“很现实”的人,但恰恰是这么个“现实”的人,做出了一个在很多人看来并不那么“现实”的选择。要知道,医学生的路不好走,况且他还选择了临床医学八年制专业,加上他已经25岁。但张坤淇依然觉得值!

  对于这个选择,张坤淇说,踏上社会,其实干每份工作都不容易。“如果有一份职业能对自己和对社会都有那么些意义,那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在他看来,从医正是一件可以帮助他人的事。

  在采访中,小编可以感到,与其说他是个现实的人,不如说有了社会经验的积淀后,张坤淇会比同届同学要想得更透彻,看得更清楚,他的选择动机正是来自对医学行业的信心。“我关注过,这几年国家陆续出台了很多医改政策,我相信这个行业未来的前景会越来越好!”

 

  其实,在今年交大医学院的新生中,有不少有故事的新生,怀着各自的理想投身医学院之门。

  2017级临床医学八年制 贾文清

  大病初愈,她决定以医者的身份回到医院

  上海中学毕业生贾文清如今是2017级临床医学八年制学生,这位一路名校学习的学霸独独钟情于医学专业。

  贾文清做出这一决定源于她的一次住院经历。高一暑假,她得了一次较为严重的肺炎,连续十天四十度高烧反复,屡次检查却仍查不出的病因。“至今都还记得当时的痛苦、焦灼和无助。”贾文清说。

  后来,她在瑞金医院呼吸科入院,住院期间,医生一直密切关注着她的病情,尽管棘手却不断积极尝试、调整治疗方案、完善医嘱,甚至周末也特地过来查看。

  而每当她有所好转,医生护士眼中流露的欣慰深深触动她,“这种感觉就好像我的病痛是和他们息息相关的,我的病好了,他们会真心感到开心。”一个月后,当贾文清健康地离开瑞金医院时,她已暗自下定决心,“终有一日我会回来,以一名医者的身份。”

  “其实在决定报考医学专业时,父母亲友也会有担心质疑,让我一度动摇。”贾文清说,但在一次讲座上一位医生的一番话让她释然,“医学是一份职业,更是一份事业,是内心的归属。我要用我的所学抱定为医学奋斗一生的信念,坚定而执着。”

  “始于崇敬,经于感动,终于信仰,这就是我站在这里的理由。”昨天,终于实现了当初梦想的贾文清在作为新生代表发言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2017级临床医学五年制英文班 龙一婧

  订机票的前一刻,她选择了遵从内心

  上外附属浦东外国语学校毕业生龙一婧同时收到了慕尼黑大学生物化学专业和交大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龙一婧坦言,面对抉择,自己犹豫了很久。后来,德国签证下来了,就在即将订机票的前一刻,她选择了遵从自己的内心:去学医!

  龙一婧说,从她记事开始,她的外公因为患风湿病一直和轮椅相伴。“后来,外公去世了,他是我亲人中第一个离开的,我特别伤心。”龙一婧说,从此她就萌生了想学医治病救人的念头。不过,龙一婧的想法却遭到了家人的反对,在他们看来,学医是一件苦差事。

  于是,这个想法就被搁置了下来。直到高三面临升学,想学医的念头再次萌发。因为留学生申请专业限制,龙一婧申请了慕尼黑大学生物化学专业。而最终经过抉择,龙一婧选择了坚持初心,坚定走上了医学学习道路。

  2017级临床医学五年制 吴缘凯

  “医四代”的医学情缘

  算起来,吴缘凯是一个“医四代”了。他的太外祖父是震旦大学毕业生,外祖父是二医毕业生。

  让吴缘凯印象极为深刻的一个场景是,当时在卢湾区中心医院(今瑞金医院卢湾分院)做医生的外公走在路上,很多住在附近的病人都认识他,会和他热情地打招呼。在儿时的吴缘凯看来,医生原来是一份如此受人尊敬的职业。他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白大褂的魅力。

  他坦言,正是这份来自家庭的影响,使他对医学有了坚定的信念。如今,吴缘凯成了交大医学院2017级临床医学五年制的一名新生,续写家庭的几代医学情缘。

  交大医学院新生入学白袍仪式

  新生从前辈手中接过白袍。

  在采访中,小编发现,其实,“学霸”爱医,已不是个案。

  据交大医学院教务处处长邵莉介绍,从今年交大医学院的录取结果来看,越来越多优秀高中生乐于从医,特别是作为交大医学院全国排名前列的临床医学和口腔医学专业,录取分数线呈现攀升的局面。

  医学院今年在沪招生的本科批次临床八年制本博连读专业的最低录取分数,比全市本科自主招生控分线高了65分,达566分,为历年最高,往年则一般比一本线高50分左右。

  同时,综合评价批次在计划数增加的情况下入围分数线也达到560分。同样从医学院在全国各省市的录取线分数线来看,往年录取分数线在一本线上50分左右的江苏省,今年也高出一本线68分。其他80%省份录取线都高出当地一本线的150分以上,例如:福建、四川、内蒙等。有的省市还高出200分以上,如陕西、新疆、青海等。

  邵莉表示,近期教育部和国家卫生计生委共同出台医教协同推进医学教育的相关文件,国家越来越重视医学教育和医学人才培养,政策的春风将鼓舞更多对医学充满兴趣的新鲜血液加入,医学教育的前景也会越来越好。

 

  点击阅读原文

 

 

学院快讯

科研动态

菁菁校园

媒体聚焦

欢迎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闻网! 我要投稿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