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教育新闻网】“95后”医学生坚定信念 加入科研团队组成“活力素”
2017-09-15浏览(248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撰稿:荀澄敏 杨静
 摄影:

  

  交大医学院原创经典话剧《清贫的牡丹》为新生上演

  日前,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原创经典话剧《清贫的牡丹》再次以师生版的形式为新生上演,“开学看话剧,思想得引领”,同学们都说通过这么生动形象的方式了解了医学前辈王振义院士的故事,特别是能和王振义院士共同观看,更是感觉到了榜样的可亲可敬可学。

  多年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一直非常重视以生动感人的形式对医学生进行理想信念教育。“思政课”不只在课堂上讲,也可以在舞台上演。《清贫的牡丹》自2012年排演以来,每年都会在入学季为新生演出,对于医学生坚定从医信念、走好医学之路,起到了润物无声的效果。

  此外,上海交大医学院还让本科生选科研导师,据交大医学院教务处处长邵莉介绍,从今年交大医学院的录取结果来看,越来越多优秀高中生乐于从医,特别是作为交大医学院全国排名前列的临床医学和口腔医学专业,录取分数线呈现攀升的局面。近期教育部和卫计委共同出台的医教协同推进医学教育的相关文件,为医学人才培养提供了更加优良的条件和环境。同时从医学院举办多年的高中生医学夏令营活动中,也深切感受到部分优秀高中生对报考医学专业也有相当高的热情,相信医学教育的前景会越来越好。

  话剧舞台:师生齐演生动“思政课”

  《清贫的牡丹》以王振义院士为原型,将他七十年从医生涯的奋斗历程和感人故事搬上戏剧舞台,讲述了一位仁医为病人健康而奋斗的执着和坚定。剧中,王振义与人生伴侣谢竞雄在震旦校园谈论人生理想,“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在瑞金医院血液科病房中,他目睹一个个年轻的生命死于急性白血病,愈发坚定了自己钻研医学、救死扶伤的信念;在贫困的山村中他苦中作乐,潜心研究中药,救治村民,更意识到了中西医结合的重要性;在狭小的实验室里,他与自己的学生和同事一道,苦苦求索7年,终于探索出了采用诱导分化剂——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新路。王振义院士对妻子的深情,对病人的负责到底,对科研的坚持不懈,对医学事业的执着奉献,一次次赢得观众热烈的掌声。话剧最后,剧中人物齐诵医学生誓词:“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铮铮誓言令人动容,引起现场强烈的共鸣。

  2012年,交大医学院(原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创建60周年华诞之际,原创话剧《清贫的牡丹》首次登上舞台,震撼了师生校友。这些年来,这部话剧作为持续保留下来的舞台剧,每年都会由医学院学生剧团演出,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生入学的舞台上演,成为新生入学教育的重要一环、思政教育的生动一课,成为多年来传承医学院“博极医源,精勤不倦”精神的重要形式。

  作为一名年轻教师参演话剧演出,医学院检验系教师梁璆荔说:“我最大的感受是王振义医生对于学生始终的循循善诱的教育理念,王振义不仅是一位医学界的泰斗,更是一位教育专家,他对医学的全身心投入和对医学后备的培养是我们每一位教师所需要学习并传承的大师精神,在经后的医学教学生涯里这种精神会一直鼓舞激励我不畏困难前行。”

  剧中王振义的扮演者、2013级临床医学八年制学生杨润表示:当初自己作为新生走进交大医学院的时候,就观看过《清贫的牡丹》,那时候就希望自己也能有机会演绎自己对医学的理解、对生命的敬畏。“没想到今天,我真的能得到参演的机会,感到格外自豪,因为终于有机会亲身接近和体验这种恬淡清雅的牡丹风骨以及不畏艰难,敢于创新的大师精神。经过这段时间的排练和准备,我更加深入地感受到剧组的师生员工大家对于这种大师精神的传承和弘扬。”杨润说,:在将来的学习生活中,我相信自己可以将这种大师精神融合于自己的言行中,面对困难迎难而上,竭尽全力践行医学的誓言,延续精勤不倦,大医精诚的精神。”2016级基础医学专业研究生彭媛红说:“刚开始参加剧社的时候除了被王振义感动,另外只是想要体会一下话剧这种表演形式,随着排练的深入,王医生为医学奉献终身的精神让我深深的震撼,王医生和谢医生的鹣鲽情深也让我深深感动。我相信在以后的学习和工作中,这种精神都会时刻激励我,困境不颓废,顺境不骄傲,遇到困难迎难而上,积极应对,这将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回忆。”

  “科研大牛”:主动候选当“95后”导师

  中科院院士、973首席科学家、长江学者等等40位“科研大牛”济济一堂,向34名大二本科生自我推荐主动候选当导师……这样的场景就发生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生物医学科学专业。作为2016年获教育部批准增设了全国首个生物医学科学专业,从每年医学院已录取的各专业学生中通过自主报名、面试选拔的方式招募,同时实行一对一的全程导师制,在学生完成第一年的基础课程学习后,就为其配备高水平的导师指导开展科学研究,学生在完成本科学业后,可优先获得攻读医学院相关学科直博研究生或通过国际合作攻读海外名校博士研究生的机会。

  2015级的倪端跟着中组部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张健研究员工作了一整年,他说:“初期我主要是了解实验室相关研究领域的背景,知识补充很重要,并且对必要的实验操作方法等进行学习;后期我开始辅助实验室师兄师姐的研究工作,并且承担了实验室里面一部分小课题或者大的项目的子课题的科研任务,随着在相关领域的了解和认识不断深入,有了更多自己的想法,会逐步提出自己的见解和感兴趣的问题,并自行尝试通过科学研究进行解决。过程中,导师会给出中肯的意见,这些意见很有启发性,能够让我不拘泥在自己的课题和内容中。虽然科研工作会占用比较多的课余时间,但也是很值得、很宝贵的经历,开拓了视野,让我能够比较早就对未来研究方向有较清晰的认识和规划。”

  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国强教授认为,人才培养是学校的天职,而本科教育是高层次人才培养的基础,一旦基础不牢,肯定地动山摇。因此,虽然承担了大量的管理、科研和指导研究生等工作,但是他很乐意为本科生的培养尽己之力,去年开始已经带了1名15级学生,希望这次16级学生中也能有好苗子。同时,他特别诚恳地表示:“生物医学科学专业旨在培养学生成为未来医学科学研究的领军人才,我们有责任引导他们热爱科学、勤于思考、敢于怀疑、善于学习,为他们攀登更高的科学高峰助力。”

  “学霸”从医:坚定新年、因为热爱

  上海交大医学院2017级临床医学五年制英文班的龙一婧上外附属浦东外国语学校毕业生龙一婧同时收到了慕尼黑大学生物化学专业和交大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面对选择,我自己犹豫了很久。” 龙一婧说,“德国签证下来了,就在即将订机票的前一刻,她选择了遵从自己的内心:去学医!”从龙一婧记事开始,她的外公因为患风湿病一直和轮椅相伴。“后来,外公去世了,他是我亲人中第一个离开的,我特别伤心。”龙一婧说,从此她就萌生了想学医治病救人的念头。不过,龙一婧的想法却遭到了家人的反对,在他们看来,学医是一件苦差事。于是,这个想法就被搁置了下来。直到高三面临升学,想学医的念头再次萌发。因为留学生申请专业限制,龙一婧申请了慕尼黑大学生物化学专业。而最终经过抉择,龙一婧选择了坚持初心,坚定走上了医学学习道路。

  2017级临床医学五年制吴缘凯算起来是个“医四代”,他的太外祖父是震旦大学毕业生,外祖父是二医毕业生。让吴缘凯印象极为深刻的一个场景是,当时在卢湾区中心医院(今瑞金医院卢湾分院)做医生的外公走在路上,很多住在附近的病人都认识他,会和他热情地打招呼。在儿时的吴缘凯看来,医生原来是一份如此受人尊敬的职业。他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白大褂的魅力。正是这份来自家庭的影响,使他对医学有了坚定的信念。如今,吴缘凯成了交大医学院2017级临床医学五年制的一名新生,续写家庭的几代医学情缘。

  张坤淇第一次考大学是在2009年。“当时其实是有报考医学院的想法的。” 张坤淇说,不过,同是医生的叔叔当时一句玩笑话让他打了退堂鼓,“他告诉我,医学院的学生报到第一天就得抱着标本睡一晚来练胆。”就在玩笑之下,张坤淇放弃了一所北方医学院的志愿,转而选择了华中科技大学的信息安全专业。大学期间,张坤淇的经历可谓丰富,他迷上了游戏开发,甚至放弃学业,自行闯荡社会。大四那年,他找了一家游戏公司实习上班,当上了游戏测试玩家。随后,他又来到上海打拼,入职一家游戏公司,成了一名产品经理。

  2016年1月,张坤淇毅然辞去工作。他尝试回老家甘肃创业。张坤淇开了一家专注经营游戏的网店,网店的生意始终没有起色,张坤淇的状态也变得越来越差。张坤淇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重新高考!“人走错了路,总不能继续错下去,要勇敢跑回来才对。”张坤淇说。他的这一想法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下定决心后,在社会上闯荡了一圈的张坤淇回到补习班的课堂。重新来过,对任何一个离开学校8年的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今年的高考,张坤淇拿出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他甚至考出了比8年前更高的分数,总分643分,位列甘肃省理科第143名。按照这一成绩,除了北大、清华本部,几乎国内所有院校专业都可以任他挑,但他这次选择很坚决读医科。

 

  原文链接:

  http://www.shedunews.com/zixun/shanghai/gaodeng/2017/09/15/2086029.html

 

 

学院快讯

科研动态

菁菁校园

媒体聚焦

欢迎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闻网! 我要投稿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