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属新华医院为遭遇肝癌八龄童成功施行肝移植术
2018-05-17浏览(338来源:新华医院 
 撰稿:
 摄影:

  5月11日,八岁的果果要院了,在重获新生的第13天,他欢天喜地地为日夜陪伴着他的“爷爷、叔叔、阿姨们”带上小猪佩奇的徽章,并向他们一一挥手道别。时间倒回两周前,五一小长假的前夜,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手术室外站着一对焦急的年轻父母。母亲的脸庞上泪痕清晰可见,父亲紧锁着眉头,来来回回踱步。此时,一墙之隔的手术室里,他们8岁的儿子果果(化名)正在接受一台高难度的儿童肝移植术。

  2017年暑假开始瘦小的果果一直胃口不佳,年底的一天母亲偶然发现果果的腹部异常鼓起。去医院进行了腹部B超检查后,发现了肝脏巨大占位。经过肝穿刺病理检查,结果显示为“乙肝后肝细胞肝癌”,腹部CT则提示肿瘤伴肝内多发转移。这对原本温馨的一家人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巨大的肿瘤体积以及转移病灶彻底地堵死了常规的肝脏切除这条路,儿科医生建议行姑息性治疗。新华医院小儿血液科袁晓军主任团队收治了这名患儿。 

  儿童肝细胞肝癌发病率低,恶性程度高,治疗在世界上都存在诸多难点。果果诊断肝癌时,肿瘤已在肝内播散,且位于右肝的肿瘤与下腔静脉位置贴近,无法行手术切除。新华医院血液肿瘤科、儿外科、放射介入科多学科联合诊疗团队对患者进行评估后,给果果制定了新辅助治疗方案,以期肿瘤降级后可以行手术切除。然后经过3次的新辅助治疗后,肿瘤仍未明显降期,院内多学科讨论后认为,肝移植是患者唯一的治疗希望,与此同时,果果的父母也在网上查找着一切疾病相关资料,但凡有一丝丝可能性的治疗手段都被清晰地记在随身的本子上,甚至联系了世界顶尖的波士顿儿童医院进行远程会诊,美国专家也给出了肝移植的治疗方案。然而对该患儿实施肝移植手术存在很大的挑战,果果肝脏体积巨大,肝下缘已经达到了脐部以下,巨大的肝脏几乎占据了整个腹腔,而右肝的肿瘤又密切贴近下腔静脉,这给手术游离肝脏造成了巨大的困难,稍有不慎,可能造成下腔静脉无法控制的大出血,直接导致死亡!

  果果的父母走访了上海多家肝移植中心,但手术难度较大,风险极高,可能无法达到预期的疗效,建议放弃。经过辗转,果果爸妈找到了新华医院移植科主任顾劲扬。顾劲扬怀着对小生命的敬重,详细评估了患儿的病情,同时联合院内多学科专家进行了反复讨论,制订出了周密的手术方案。 

  手术的另一个难题是供肝来源。儿童肝移植中,供肝大部分来自父母捐献,但经评估,该患儿父母的肝脏均不符合捐献条件。我国公民逝世后捐献的器官大部分来自成人,儿童供体本就短缺,加上血型配对的要求,等待合适的供肝更是不易。时间一滴滴在流逝,生命之花显得越来越脆弱。在等待供肝的期间,顾劲扬的团队一方面细心地做着家长的心理疏导,一方面鼓励着8岁的小男子汉,同时还拼尽全力在各地寻找合适的肝源。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果果等到了匹配的肝源! 

  一边是取肝小队立即出发,马不停蹄,一边是手术麻醉团队第一时间周密部署,井然有序。手术日当天一早,麻醉科与手术室护理团队就开始了细致忙碌的术前准备工作。下午,顾劲扬带领他的团队正式开始手术。手术进行的同时,取肝小组经过长途跋涉,供肝被顺利运送到手术室。经过顾劲扬细致的修肝及血管、胆道吻合,供肝在患儿体内重新恢复了灌注。有石学银主任团队的保驾护航,患儿的各项生命体征始终保持平稳。新华医院副院长潘曙明和医务部副主任蒋红丽也来到手术室,密切关注手术进程。四小时不到的手术时间,果果的肝移植便顺利完成。 

  术后果果被转送至儿科重症监护室密切观察生命体征,当晚他便恢复自主呼吸,拔除了气管插管。随后的五一劳动节小长假期间,儿科重症监护室的医护同仁们24小时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果果,移植科医生团队每日坚持早晚查房,小儿外科吴晔明主任也带领团队数次前往监护室看望患儿,协助共同评估病情及调整药物剂量,同时小儿心血管内科、药剂科等科室也提供了专业技术支持,共同协助患儿康复。果果的情况牵动着大伙的心。在新华医院多学科联合诊疗团队的共同努力下,果果术后的康复十分乐观,术后五天便达到了出监护室标准。在小儿外科的安排协调下,果果转到了儿外科肿瘤病房继续术后康复阶段,并于5月11日顺利出院。

 

 

学院快讯

科研动态

菁菁校园

媒体聚焦

欢迎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新闻网! 我要投稿
 
 
进入编辑状态